俺是一头小猪

俺是一头小猪

  唉,说来真不好意思,俺呀,姓朱,虽说跟“猪”同音,但好歹跟朱德总司令沾了点光,扬了点眉,吐了点气,可无奈的是俺还属猪。听说我一生下来,一丁姓阿姨来看我,给我取了个名字叫朱珠(谐音“猪猪”)。多亏爹娘明智,我才会有个“朱青青”的美名,竹子青青,多美呀

俺是一头小猪

  咋样?想不想认识俺这头小猪?下面我就采撷几朵小猪生活中的“浪花”,您就会对俺有个大致的了解了。

  其一,俺忌讳“猪”。

  听奶奶说,那时俺才两岁,奶奶推俺到马路上去看汽车,顺便“见识见识”路口彭伯伯家里养的两头大肥猪。

  那日,奶奶指着两头在屎尿中打滚的猪对俺说:“青青,你就是这小猪!”平时,听人家叫小猪小猪的,也觉不到什么,可那天一看那又脏又臭的东西竟和俺是同类,禁不住放声大哭,并喊:“俺不姓猪!!”并得出结论:姓牛也比姓猪强。回家后,我便给爸爸改姓为牛,爸爸便由朱林海一跃而为牛林海了。

  其二,俺是一头小“脏”猪。

  俺姓朱,说俺是猪俺不服,可现实生活中俺实在跟那东西沾点边,有共性,那便是:脏!俺特不愿意洗澡,夏天倒还罢了,一到冬天,想到那吹在身上直起鸡皮疙瘩的.冷风,想到恶母让我学游泳时灌到鼻孔中的水,我就不寒而栗。所以,一到冬天,一个星期、两个星期不洗澡是常事,一月不洗、两月不洗的时候也不是没有,直到妈妈实在看不下去了,老师也直翻看我的衣领子,我才同意妈妈给我洗个澡。据妈妈说,我身上的灰排着队往下掉,能肥一亩田。我当然不服,白她一眼:“你的搓洗方式不对,俺这是叫你给逼的!” 其三,俺跟猪还有一共性:“馋”。

  师院里一阿姨做的娃娃头蛋糕特好吃,我几天就得打一次牙祭,且一次就得吃四个(一斤)。平时吃饭,不管孬好,目不斜视,只盯饭菜,手嘴并用,一会儿半桌饭菜就会被我一扫而光。这不,就刚才10分钟工夫,俩馍馍、一碗稀饭,加两盘菜进了我的猪肚。爹也总嫌我吃得快,总说:“好闺女,慢慢吃,别噎着!”可我哪管得了那么多,肚子饿着,心慌呀! 这一通吃不打紧呀,每每我一站起身来,恶母就会一通数落,什么落下的饭能喂饱一只狗啦,刚洗的衣服成抹布啦。总之,一个字:烦!不过,也别怨我老妈生气,每每我的衣服往盆里一放,沾上点水不用放洗衣粉,不出10秒,立马成酱油,不信你尝尝?

  其四,俺是一只挺聪明的猪。

  俺不是猪,猪只知吃睡,俺还会学习咧:俺不只会学习,俺学得还不错咧;俺今年才九岁,可已经上五年级;上五年级,成绩还不错,可不是吹的,一、二年级考双百是常事,高年级才堕到前十名,刚刚的期中,还考了个第二。而且,俺的二胡已到五级咧;俺的文章还常常发表咧。咋样?俺这只小猪还算得上聪明吧。

  其五,俺还是一只好客、重友的猪。

  反正,俺从出生那天起,就已经跟“猪”有了不解不缘,俺已经不在乎了。不过,你不知道吧,俺还是只挺好客、很重友情的猪哩。无论平时,还是假期里,我往家里领的狐朋狗友可是一大窝哩,反正我妈是我们的“老班”,我提供机会让她和同学们打成一片,她感谢我还来不及呢!

【俺是一头小猪】相关文章:

1.两头小猪

2.我是一头白鲸

3.我是一头象

4.我是一头奶牛

5.我是一只小猪

6.俺的自述

7.俺是电视机

8.等俺当了老师